我见月光

作者:

第 4 章(1/8)

  他说,这算做工伤,按理讲,他要赔钱。
  秦见月闻言,不觉莞尔。发丝被一阵夜风煽动,如水温淡的笑靥隐于暗处。
  她沉吟须臾,轻道:“好,我会联系你。”

  他淡淡嗯了一声:“晚安。”
  “晚安。”

  挂断电话抬起头,她看到四合院里的红药开了,春花争妍,满目娇艳。
  院落两旁花圃中央劈开一条小道,秦见月脚步轻快走向家中厅门。

  今天妈妈不在家。秦漪平日里在学校授课,除却周末和节假日,不会回家久住。于是见月一人霸占这清净小院,低眉是她养的花草,抬眼是她在二层阁楼圈的鸟儿。
  一切悠然。

  炉火熊熊蒸着底部焦黑的药罐。

  见月坐在小小竹藤椅,静候在火炉一侧,心不在焉地看着扑腾的罐盖。清苦的中药味呛鼻,她捂着嘴巴打了两个喷嚏。
  换季易着凉,秦见月觉得嗓子眼有些涩痛,喝药要趁早。

  窗外月光如水,秦见月坐在一方纯白静谧的亮色之中,托着腮。耳畔咕噜咕噜的沸腾声变得绵长遥远,取而代之是他温柔声音。

  秦见月的眼微垂着,煽动蒲扇的动作滞住,好像时光与画面定格,但脑内却翻江倒海。今宵与回忆翻滚交织。

  他说:我是程榆礼。
  熟悉的自我介绍。

  清楚地记得,那是在高中入学十天后,开学典礼上的第二面。

  一见钟情的保质期在她繁忙的学业与艰涩的军训时光里被削得很短。她对那位热心肠的撑伞少年的记忆维持了不足一周。一周之后,她逐渐淡忘了他的相貌。
  只剩下朦胧人形轮廓和他说话的清润声音。
  很多时候遇见不是靠精打细算、日思夜想就能惦念来的,它总是发生得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