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月光

作者:

第 9 章(1/7)

  程榆礼的手指细长,淡淡的轻弱筋脉覆在纤白的体肤之下,没有任何一点多余的纹路,指节干净而细腻。如竹枝,但又不似那般苍劲。
  她曾看过他的一张坐在台前作画的照片,出现在学校自印的杂志扉页。
  少年蜷起的指端着一支小楷毛笔,笔头触在宣纸上,笔法在静止的图片中也能看得出多么轻盈。

  纸上是两条深橘色的锦鲤。

  他们说那幅画后来被挂到三中校长的家中厢房。

  真假不知。她只印象深刻记得那只手的形状,感叹于女娲的鬼斧神工。如果人的手也有特质,那程榆礼一定是温柔。
  因而秦见月一度认为,他的手握起来的感觉大概率是绵软的。

  然而事实却和她的认知有一点误差。
  男性的手只是看起来纤细,真正将她那一只手笼在掌心时,让她感觉到深厚的力量。

  他的骨节比她要硬朗许多,特质里还有一道隐形的韧。

  沙沙的风将她的发吹停在他的肩,又慢慢悠悠滑落。

  秦见月低着头,薄唇微抿,担心让人看到她的忸怩。

  程榆礼问她:“要不要换你来试试?”
  秦见月说:“我看你打就好。”
  程榆礼噙着微笑,少顷悠悠开口:“既然没兴趣,那也别看牌了,你就好好看看我得了。”
  秦见月垂着眸,轻嘲一句:“你怎么好意思的。”

  他侧过身子看着她,捏着牌在笑。

  好半天,旁人催了下:“出牌啊阿礼,愣着干嘛呢?”
  程榆礼这才把牌推出去。

  中途有人来唤,是钟杨叫他们过去玩。

  程榆礼回掉了邀请,他不喜欢很多人聚在一起闹闹哄哄,喝酒、游戏。不喜欢好好的平静的夜被打乱稀碎。那一层遗世独立的贵气,使他身上的铜臭味和烟火气都很淡。谦谦君子,卑以自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