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经论道的太后

作者:

第十一章 百年恩(1/17)


  阿扎是宫里最特别的一个存在,身为妃嫔,皇帝却从没有召过她一次。
  她自己也不同别的妃嫔来往。
  她进宫也许多年了,依旧只和我亲近,因为她说,我像她的母亲。
  到底就是一个孩子,小小年纪背井离乡的,我也不忍苛责她,无非就是贪恋母亲的温暖罢了。
  这并不是大的错处。
  翌日一早灿儿便来了,因着头一遭上朝,皇帝嘱咐他先来我这里问安方是孝道所为。
  我看着他身上新作的朝服格外平展熨贴的样子心中甚感欣慰,我辛苦教养的儿子终于长大了,再不是学堂里的娃娃了。
  我看着他笑道,这衣裳看着不错,你如今穿着倒也颇有模样了。
  自然了,这可是父皇亲自吩咐造办处为儿子做的。郑灿十分高兴。
  我想了想又看着他道,这衣裳是好,只是不要辜负了你父皇的心意,把心思放在正头上才是,你父皇给你派了什么差事?
  父皇说儿子刚入朝堂,先随着听政,待往后再做分派。郑灿道。
  我点了点头,这才是了,你年纪轻,多同你哥哥们学习,一言一行需得慎重。
  旁的话我也不说了,只一桩,你从小母亲便同你说,咱们身在皇家,受着天下人的供养,一举一动便要配得上这样的供养,往后你的心里头要先是朝廷和百姓,然后才能是自己,你明白么?
  儿子明白。
  明白就好,还有一桩,你师傅前儿个跟你父皇上书要乞骸骨,这事你知道吧,你父皇看着他年龄大了便在城西赐了他一套宅子,让他在京城养老,这两天正着人收拾呢。往后你得空了多去瞧瞧,方是你们师徒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