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经论道的太后

作者:

第二章 难生恨(1/19)


  ?
  我宫里的后院,有一颗上了年纪的老槐树,我经常着人搬了躺椅在树下小息。
  此时,苏泽在我旁边的案上整理卷册,查看账本。
  我迷迷糊糊醒来,看了看她那么认真的样子,突然生了捉弄她的想法。
  苏泽,你困不困。
  不困。
  为何不困。
  不敢困。
  娘娘困着,我总得醒着干活儿呀。
  日子悠悠的过着,一晃便过了七八年。
  我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兢兢业业的孝敬太后,替皇帝办差。
  前两年我着手办了一回选秀,宫里新晋了六七位低秩嫔妃,加上以前的老人们,宫里现在一共有十八个嫔妃。
  虽然人多,但是各有各的乐子,彼此也都相安无事,太后和皇上都夸我教导有方。
  其实,哪里有什么教导有方呢。
  不过是他们信任我,近两回的选秀都是交予我一力操办。
  那爱惹事出头的,乖戾难训的,心思杂乱的,我早早的便将她们筛了出去,连面见太后皇上的机会都不会有。
  能呈到皇帝眼巴前的,自然都是我精心捡择留下的好孩子。
  从根上解决问题,这宫务便好打理多了,都是心思清静的好孩子,想乱都乱不起来。
  我这般筹谋着,也并不是没有例外。
  上回的选秀上便有一位秀女,是七年前皇上攻打鞑靼的主力将军之女。
  这女孩子有志气呀,从小便说自己有凤命,她母亲还说生她之时有凤凰入怀什么的。
  加上她父亲是皇帝的功臣,选秀便是奔着做宫妃来的,或者想要更进一步也说不定。
  这也罢了,最要命的是我还听说,这女孩随她父亲学了拳脚功夫,在家中时还打死过两个婢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