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经论道的太后

作者:

第五章 尘归尘(1/27)


  ?
  景效二十三年,秋。
  我不知什么时候睡醒,发现殿里竟然没有一个人。
  我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走到殿外,看见太后竟然在我槐树下的躺椅上坐着,笑着看着我道,子润,你怎么睡到了这个时辰。
  我上前给太后请安道,母后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也不让人叫我。
  太后笑得很慈祥,摆了摆手道,你呀,这些年不容易,好好睡会子吧。你过来,咱们娘俩说会儿话。
  我上去做到太后身边看着太后对我说道,你这些年辛苦,哀家都看在眼里,你要好好保重身体才是。历朝历代,没有哪个皇后是不辛苦的。
  我倒了一杯茶放到太后手边,又听着太后道,哀家当年选你,也不全为着朝廷的党派之争,更是因为哀家喜欢你的性子,不贪慕功名利禄,这样的人做了皇后,后宫才能安稳。
  你是个聪明人,这几年做得不错,只是这皇后啊,跟皇帝一样,本来就是个苦差事,哀家本来想着你比我年轻的时候要好,可是如今看着,你的难处在后头呢。
  我一听这话,便有些不安了,我有什么难处呢?
  又听太后接着道。
  皇子们如今年龄大了,各自有了心思,你总避着也不是法子。在皇家,这样的纷争是逃不过的。哀家盼着你呀,帮着皇帝选一位贤明的太子。
  听着太后说这个,我真是有些惶恐。
  不想太后笑了笑,无奈道,哀家真是担心皇帝呀,他虽不是亲生的,可是哀家这一生为他操的心最多,如今也是放不下他。
  说着又握着我的手道,子润,你得一直帮着皇帝呀,皇帝不容易,你帮着他,咱们的江山才能长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