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经论道的太后

作者:

第九章 春去花落,秋来风起(1/29)


  深夜。
  子润,今日有大臣上书,要朕册封景妃为贵妃,你怎么看?昏暗的烛火下,皇帝的神情异常疲惫。
  景妃是先皇赐给皇帝的侍妾,很早就跟着皇上了,又是皇长子的生母,论资历册封一个贵妃也不是不应该。
  跟着皇帝熬了二十来年了,还是一个二品妃子。
  自己的孩子虽说是长子,可是她并没有因为这个长子就能多获得几分宠爱和看重。
  皇帝去她那里的次数,一年也没有几回的。
  二十多年了,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活在宫里,不争不抢,不吵不闹。
  论宠爱,她不如早年的贵妃。
  论信任她不如现在的我。
  所以她反而什么都不求,只好好看顾着自己的孩子,殚精竭虑的为儿子谋划着。
  即便我一早就知道了她的心思,也不愿意过多打压。
  她同我一样,不过是个身不由己的困在宫里的可怜人罢了。
  能早早的有一个儿子,是她唯一的一点幸运了。
  可是如今,我也得护着我的儿子啊
  景妃这几年呢,就像御花园里头矗立的一棵树,看着虽不花团锦簇,但是枝叶深深,早已根深蒂固了。
  大皇子妻妾多,为什么多呢,哪一个侍妾通房的不和朝廷上的某个大臣沾点子关系。
  说句不好听的,半个朝廷都是他岳家!
  如今他的这些岳家们,开始为了景妃向皇帝讨要名分了,可是皇帝不会愿意的。
  自从悯毓贵妃死后,宫里头再没有册封过一位贵妃。
  这是皇帝对悯毓贵妃的愧疚,也是皇上这辈子唯一能给她的东西了。
  从道义上来说,贵妃这个名分是景妃应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