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今天我被就地正法了吗

作者:

第 4 章(1/7)

  年纪还小?
  难道在古代谈及是否收过信,是什么成年人的话题?

  叶萝锁眉,不解。

  程戡见叶萝耷拉着脑袋似乎很失落,再度出言安慰,“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叶萝:“???”
  他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突然念关于兰的诗?

  念诗可赚不了钱,所以这方面的技能她还没点亮。

  叶萝疑惑间,看到对面走来两名路人,其中一人正捧着兰花。叶萝忽然反应过来了,程戡办公室里也有一盆兰花,叶肥花壮,被照料得很好。大概这位程通判特别喜欢兰花,喜欢到在大街上偶然看见兰花了,都不禁要吟诗两句。

  古人这情调,厉害。

  虽然努力理解上去了,但叶萝还是觉得程戡的逻辑思维跟自己的有点不搭调,他们沟通起来好像有障碍。既然不能问收信的事,那她也没什么别的话可说了。

  此后俩人一路沉默,谁都没说话,但氛围不算太尴尬。因为叶萝手里拽着的那一串扒手很热闹,他们一会儿求饶,一会儿忏悔,总之嘴巴巴巴地说个不停。

  叶萝了解这些小偷的心理,被抓后喊些求饶忏悔的话都是常规流程,不奇怪,所以没必要特意搭理。

  程通判就更不可能搭理他们了,他作为开封府的二把手,身份相当之高,理会这些小扒手无异于是掉身价。

  “小娘子可是耳朵聋了?听不见我们说话?”
  “就是啊,长得这么漂亮不去嫁人生孩子,大早上跑来抓我们干什么?”
  “挡人财路如要人命,会遭报应的。”
  ……

  四名扒手发现他们不管他们说什么,小娘子都不理会他们,便言语试探得越来越胆大,甚至开始出言调笑叶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