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了男主之后

作者:

大婚(1/6)

  五月十八,宜动土。

  封老将军以将相位,厚葬。

  六月十三,大吉。

  长公主楚映仪迎娶罪臣封家之子封虔,帝王喜甚,大赦天下。

  楚映仪都不知道,朝歌是打哪儿压着御史台那群固执人物抄腾出来的规矩,竟把这场她上头于美色,一时嘴瓢得来的婚事,真的操办得像模像样。

  十里红妆,祭天祈福开祠入族谱,无一落下。

  日子也是整个钦天监耗费了小半个月精心挑选计算出来的黄道吉日。

  她还提前一夜就被接进了宫中,由着民间举荐来的福气老人为她细细缠发,寓意婚后夫妻间缠绵恩爱,百年无忧;隔天大早刚蒙蒙亮又让女官扶起,在睡意朦胧间被捣鼓着梳洗上妆,最后端上了喜服。

  大楚有新嫁娘亲手缝做喜服的传统。

  针线越是绵密,象征心意越是足。

  她和封虔谈得上什么心意。楚映仪不大上心,虽也恶趣味地用封府一人的性命要挟了封虔去亲手密密缝,却是半点没抱期待。昨日她抽空去看了眼封虔缝出的喜服。

  丑不拉几的两只彩绣鸭子,毛发炸起,灰扑扑的呆头呆脑。

  这不说了,还漏风。

  她当面就笑意岑岑地让女官回头了重备一套。

  至于要挟封虔的那人性命……

  楚映仪讲究细水长流,哪能让封虔那么轻易的,只委屈一下子,便成功地换回封府满门。所以她不过是提前帮他保下了封府,然后由着封虔继续委曲求全,让她高兴一次换回一个人头。

  好家伙,足足一百零九个人头,就是一百零九次委屈求全。

  嘻嘻。

  系统听完,捂脸。

  不过出乎意料的,女官送来的喜服极尽华美。金丝银线在曳地的裙摆处细致勾勒出大片大片栩栩如生的盛放芍药,价值连城的玉石作蕊,东珠作缀。衬得女子清贵端美,不可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