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琥珀

作者:

第 10 章(1/6)

  周淮生下了车,看了看孟寒,脸上带着点笑意,在目光挪到她赤着的双脚时,笑意更甚。

  孟寒紧紧皱着眉,沿着他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
  赤着的双脚,不安地踩在一起,无形与之前那天下午重合在一起。
  她瞪了周淮生一眼,随后,不管不顾地,理都没理他一下,转身往厅里走。

  身后是清晰的足音,一下一下的,清晰地落在她的耳朵里。
  孟寒抿了抿唇,转过身。

  “你……”

  刚说出一个字,随即撞上一道人影。
  猝不及防的,孟寒猛吸了一口气,那一刻的惊吓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这是你欢迎我的方式?”

  忽地,头顶落下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嗓音是充满了磁性,是十足的低沉悦耳。
  可在孟寒听来,无异于是来自周淮生的洋洋得意。

  她憋了气,从他身上跳开,退后两步,上下打量他一眼,不是很有底气地说:“不准穿鞋子进来。”
  周淮生挑了下眉,一双沉沉的眼睛,紧紧地凝视她。

  他没有进一步动作,短时间孟寒猜不到他此刻在想着什么,但是如若能以“要脱鞋”这一条件让他知难而退,倒是称了她的心如了她的意。
  她看着他,心里一阵舒坦。

  不料,下一秒,周淮生微微弯下腰,脱了皮鞋,鞋尖对着墙壁立好。

  孟寒不禁有些慌了。

  周淮生直起身,说:“我以为今天进不了这门。”
  还算有自知之明,孟寒在心里吐槽了下,表面上却是和气:“要不,您再穿上鞋子离开?”
  他笑了下,笑得很轻:“这是你的待客之道?”
  “不,你不算客,”孟寒迎上他的目光,“不在我的待客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