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琥珀

作者:

第 9 章(1/6)

  孟寒从城西摄影棚出来直奔机场,历经三小时的飞行,飞机在临城高崎机场落地。
  此次前来机场接她的是母亲孟雨拥闹理――余新。

  余新,博士生在读,跟着孟雨釉谧錾物干细胞方面的研究。

  虽是理工科男生,余新的性子一点也不沉闷无趣古板,相反他很会聊天。
  母亲忙于科研研究,她的作息时间非常的反复无常,比孟寒拍戏的昼夜颠倒还要来得更加的不规律。因此,孟寒很少联系上她,更不用说聊近况。
  每回,她都是从余新这里得知母亲的近况。

  余新把行李放上了后备箱,绕到驾驶座的位置,说:“孟老师这几天休息,现在在日落大道那处的房子度假。”

  对此,孟寒一点也不意外。
  母亲生日的前后几天时间,哪怕是她素来最看重的科研项目也要暂时放在一边。
  这是她一年到头,能空出来休息的几天时间。

  孟寒望着窗外,远处辽阔的大海映在她的眼底。她转过头:“不好意思,说好昨天回来,工作上临时有点小变化。”
  余新:“计划赶不上变化,老师能理解。”

  车子驶过沿海大桥,进入隧道,过了一会,车子开出昏暗谧静的隧道,行驶在落日大道上。

  落日大道一带周边是别墅群,孟雨铀在的别墅区叫别海郡。
  这是父亲杨闻延早年特意为她建造的园区。
  孟寒记得小时候孟雨雍芘懦庹饫铮有几次父亲想让她搬到这里来,向来沉着冷静的孟雨用棵慷家和他大吵一顿,一番争吵之后,便是不了了之。

  近些年,母亲倒像是屈服了一般,到了生日的前后两周,她会过来住一段时间,纯属当给自己度个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