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种田养夫郎

作者:

第10章(1/6)

  李严抬头看了眼天色,太阳越升越高,他早上没吃早饭出来,现下饿的不行。

  竹篓里晒干的竹荪一直无人问津。与其在这傻等着,还不如先去填饱五脏庙。

  李严祭了五脏庙,没打算再回集上继续傻站着。

  镇上有不少收干货的店,只不过价格相对集上低些。

  李严一路问过去,大多都不知道竹荪为何物,就是有店里想要尝鲜,价格比李严预想的还要低很多。

  李严从最后一家干货店走出来,时间也不早了,干货店这条路走不通,看来只能另想办法。

  恰恰好,李严站的地方对面有一家新开的酒楼,门口人来人往,看上去生意不错。

  干货店没人愿意收,说不定酒楼有人慧眼识珠。

  李严越想越觉得可以一试。

  镇上较好的酒楼就那么几家,所以哪怕不是用饭的时辰,进出吃饭的人数也不少。

  李严刚要付出行动,对面酒楼的小二哥恶声恶气地赶脏东西似的驱赶一位在酒楼门口歇脚的走货郎。

  李严眉头皱起。

  “呸!欺人太甚。”

  李严侧头看了一眼,才发现他身后也是一家酒楼。

  而刚刚口吐芬芳的是身后酒楼的一小二哥。

  小二哥叉着腰一脸鄙视地朝着对面酒楼的方向连呸了几口,见李严撇向他,刚还鄙薄不屑的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

  “客官,是要吃饭吗?”

  李严瞥了眼门可罗雀的大堂,挑眉。

  “悖您别看咱们酒楼没啥人,那味道可是个顶个的,现在是看着落魄了些,但咱满堂香在几个月前也是镇上头一号的。”

  小二哥一阵巴拉巴拉,两家酒楼的恩怨情仇被这小二哥竹筒倒豆子似的全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