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冤家无嫌猜(重生)

作者:

系结(1/7)

  裴倾砚话音甫落,院中气氛登时沉闷了不少。

  沈昔妤侧身看着他二人缄默地隔空对峙,冷锐眼神中充斥着对彼此的敌意,不由木然语塞。
  从前她还真没发觉,他们两个居然不对付到这般田地,话都未说几句,就差没拔剑互砍了。

  寂然良晌,陆怀峥似是竭力冷静了下来,望着不远处那神态自若之人,阴恻恻道:“裴世子,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想不到他琢磨半天竟只挤出这么句话,沈昔妤闻言哑然,心说这样的言语威吓对裴倾砚可没用。

  举目扫了眼陆怀峥隐忍的神色,她不甚愉快地绞着袖口,掂量着要怎样将这位不速之客“请”出相府。

  “蠢货。”
  一声嗤笑打乱了她的思绪,沈昔妤怔然扭头望向气焰嚣张的老冤家,嘴角不自觉抽了抽。

  “我劝殿下这便去紫宸殿,将今日之事悉数说与陛下知晓,立求巨细无遗,顺便说说自己对相府千金死缠烂打、让老臣寒心的失礼丑态。”

  迎视着那道阴冷含怒的目光,裴倾砚悠然摩挲着鹅卵石,懒懒道:“究竟是谁忘了身份,陛下听后自有定夺。”

  他一开口,身上便陡然笼罩着深沉严厉的气势,分毫不亚于当朝左右二相,莫名有种饱经宦海风波的盱衡厉色。

  再加上他手心的鹅卵石,俨然一副“管你是谁、讲不通道理就打”的骄横跋扈样。

  沈昔妤斜撇了眼一时失语的陆怀峥,只觉裴倾砚比他顺眼太多,旋即抬脚往月门走去。

  不多时,她便已站到了裴倾砚身侧,侧过头去与他相视一息,久违地温柔一笑:“多谢你帮我解围。”

  “你我之间,永世不必言谢。”他缓缓收敛了眼底不悦,答得郑重而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