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卿

作者:

求(1/8)

  风卷起了薄卿鬓边的碎发,也吹开了她心间的无助酸涩,在眼底漾开层层涟漪,氤氲起楚楚可怜的雾气。

  她不敢看燕纵,但她知道自己的抗拒惹他不快了。

  如今他弃之如履的东西,或许都是很多人愿意捡拾的至宝。

  更别提这枚意义深远的玉佩。

  而她,避之不及。

  “不会有下次。”

  手上的钳制消失,燕纵与薄卿擦肩而过。

  冷香拂过口鼻,却让她顷刻间泪如雨下。

  他送来这么多聘礼,又当面逼她将这枚最要命的玉佩收下,根本就不是真的重视。

  而是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让她也成了众矢之的。

  回首望着他挺拔的背影,薄卿只觉胸中闷疼,身体的力气好似也被点点消磨,最后不得不扶着旁边的廊柱,艰难支撑。

  她是第一个摄政王妃,或许不是最后一个。

  他的确不需要太多女人,毕竟只要王妃之位上有人就好。

  薄卿被永安和永乐扶回了房。

  她没有将玉佩的事告诉家人,只寻了个锦盒将它收好,锁住。

  出嫁那日薄卿会让它跟着自己一块走,回到它该待的地方。

  绝不会拖累父王母妃,还有已经对她愧疚至深的哥哥。

  -

  摄政王府书房内阳光正好,燕纵正坐在桌案前批阅奏折。

  不远处的椅子上,身着月色华服,头戴玉冠,墨发披肩的年轻公子一边品茶,一边向他汇报江湖上的消息。

  他看着与燕纵年岁相仿,却是与他截然不同的俊雅随和。

  “派去无往门的暗探传来消息,副楼主无昔很可能已潜入京城,具体身份有待查证。”

  “另外,悉听阁主楼混进了三只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