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系,但法外狂徒

作者:

第 3 章(1/6)

  农场内没有风,但封绫还是感觉到刺骨的寒意,刚才她金蝉脱壳逃离陈越的魔爪,现在上半身只剩一件单薄的秋衣。

  但最冷的不是温度,而是人心,之前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仅限于继承来的原身记忆。尽管对原身一家的遭遇十分同情,也对那些忘恩负义的小人深恶痛绝,但就像是看别人的故事,同理心再强也隔着一层。

  可刚刚她亲身经历了这一切,才知道究竟有多可怕。

  前世她看过解救拐卖妇女的记录片,对受害妇女十分同情,但前世被拐卖的妇女多少还有些希望,家人会寻找她们,警察也会来救她们。

  但在这个世界,对原身来说,是彻彻底底的绝望,从原身爸爸宣告死亡的那一刻,她们母女二人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被敲骨吸髓,榨干最后一滴血泪。

  求生是人的本能,但记忆中的原身在妈妈失踪后几乎是自绝而亡,如果是她,大概也会做同样的选择吧。

  有的时候,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还好,还有她有农场,有活下去的资本,也有回家的希望,否则真的没办法在这样的环境坚持下去。

  这一刻她终于下定决心,不论多么困难,冒多大的风险,都一定要完成全部献祭任务,获得时空之门,回到那个并不完美但离开后才知道有多好的家。

  擦干净脸上的泪痕,封绫把红薯苗收进背包,紧张之下她握得紧了些,有几株苗被捏断了,但根系还在,还有可能存活。

  她取出锄头在池塘边开垦出一片土地,每间隔半米种下一株红薯苗,种好后又用水壶盛满池水浇透土地。

  二十多株苗只种了约三平米的地,农场内几乎80%的地都荒着,长满杂草,乱石和枯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