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那个校花A假戏成真了

作者:

看医(1/6)

  陈誉刚跟同科室俏丽小护士约好周末一起去看电影,见对方羞答答的,心下激荡,四周瞧瞧没别人,爪子就不老实敷上小护士柔嫩的手背,揉捏两下。

  “死色鬼。”

  忽然冒出一句斥骂,他惊的立马松开手,就看见半敞开的门已被全部打开,白色门框倚着一女生,上挑的眼尾浓烈冷漠,蓝色长发张扬无状。

  她存在感十足,无法忽略。

  可是,她旁边端庄站着的女生,却奇异中和了她的戾气。

  犹如平静的湖泊,宽容容纳所有的波纹动荡。

  如此互相矛盾却相配的两个人,陈誉不可能会忘,尤其是这两位,都是他慢待不得的人物。

  小护士被人撞见,脸通红,头快缩进肚子里了,陈誉拍了拍她,柔声说道,“你先出去吧。”

  小护士端起桌子上放着的仪器,低着头匆匆走出去。

  “风流医生俏护士。”余思韶吹个口哨,开玩笑。

  陈誉正正白大褂,“我先为自己正名一下,我并不风流。”

  余思韶听了,轻笑着,“对,你是下流。”

  陈誉摇头叹息,心想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两位是找我来继续聊信息素依赖症的事情吧。”陈誉拿捏了,双手食指撑开支住下巴,十分装逼。

  “的确是这样。”柯一潼道,“主要是她,发情期太频繁,严重影响到生活。”

  陈誉思索片刻,“Omega相对于Alpha,腺体脆弱,而这位余思韶同学更甚,因为她是后分化而成的Omega,外界的稍微一点刺激都能引起她腺体的反应,导致发情期来的异常频繁。”

  余思韶忍了又忍,才没出声。

  “奥对,再提醒一句,二次分化后发情期过分依赖抑制贴抑制剂之类的药品,更容易使信息素紊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