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武松,柔弱不能自理

作者:

第11章 阮大娘说的甚话,青天白日喜从何来?恁得俺不自在(1/6)


  潘家丧事忙乱几日,才将将理会妥当,自那后,金莲不时接潘姥姥到家,备上酒菜茶果,母女两喝上几盅,说说家常话罢了。
  这日,迎儿往城外庙里上香,武大一人在前头收拾整理笼屉物事,忽而戴花卖俏的官媒往铺子来,进门就道大喜,把武大唬得摸不着头脑。
  武大道:“阮大娘说的甚话,青天白日,喜从何来?恁得俺不自在。”
  阮大娘扬着锻红帕子,咧嘴直笑道:“瞧大郎装个好傻,前头你家迎姐儿随二娘子往街上去,说来也是巧,将将让南门外裘大户家公子瞧见,那是见了心痒痒,不见更耐不住!”
  “这不,央着老身走一趟,说是要娶去,做个正头娘子哩!”
  原是给迎儿说亲来。
  武大心里喜欢,自家事儿自个儿知道,他模样粗陋,前头浑家又不是俏的,生了迎儿也是一般模样,他道怕是难嫁,少不得多添嫁妆才好找人家,不成想人自个儿寻将上来。
  武大道:“这却是好说,不知那裘大户却是怎样人家。”
  你说武大挑担走街串巷卖炊饼,哪家哪户有什么张致他却不晓得,一心放在自家生意,且裘大户家才搬来清河县不过二三年,与镇上诸人并不十分相识,少有人知道真正内里情况。
  官媒婆阮大娘耳通目明,一张利嘴,靠吃这碗鸳鸯饭,自是知晓七八分,可吃这行饭就做这行事,树叉子那鸟儿都能说将下来,又怎会如实告知,倒是把裘大户家好一通夸赞。
  楼上金莲正陪着潘妈妈在房里吃酒,听得声音,忙下来往楼上让坐。
  金莲笑道:“大娘快坐,且陪俺娘吃上一盅,再往另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