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武松,柔弱不能自理

作者:

第2章 哥哥听闻你在县太爷跟前帮事,当了都头,怎的不看顾我(1/6)


  骤然听这言语,武大睁着眼要问,却见金莲笑笑,不消说了。
  “你将就吃茶,我给你下汤面吃去,”武大笑道,下了楼来,吩咐小女迎儿上去伺候,迎儿应诺,果真端着吃食上楼。
  金莲没得胃口,她如今是离了张家,可张家就在后头,那老猪狗何时想来一探虚实,她也奈何不得。武大又时时挑担卖炊饼,她着实被动了些。
  要是武松回来,就便宜了。
  念起前世叔叔的雷霆手段,金莲不由两腿发软,幸好一切还来得及,她还未被猪油蒙了心,这一世好好待他兄弟二人,不管说些什么她都受得住。
  正思忖着,忽听帘子下有人声,金莲掀开窗户望下去,惊得手一抖,那竹竿子端正却打在来人头上,金莲急的忙侧身进屋。
  帘下那人立住脚,正要出声,抬眼便看到武大从灶房出来,脸色现出几分欣喜。
  “大哥!”
  “是二郎回来了!”武大拿布巾擦手,出来见是一年多不见的嫡亲弟弟,欢喜得了不得。
  兄弟两见面,分外红了眼眶子,武大耐不住,一个劲儿抹眼珠儿。
  “哥哥听闻你在县太爷跟前帮事,当了都头,怎的不看顾我。”武大笑道,拉着弟弟武松进门,沏茶吃了,兄弟两个又添了不少思念。
  “大哥,我的不是,前几日在景阳冈打了大虫,本要归家,奈何县太爷嘱咐事儿,慢了些,后来去原住的地儿找,都说你搬到县门前楼来了。”
  说话间,武松双目不时往楼上打量。
  他有话没说全,打从阳谷县来寻人的前晚,他做了个怪梦,梦里他看见在清河县的哥哥被一妇人用药药死了!那妇人不检点,名声不好,嫁与哥哥就是个祸害!他此次紧赶慢赶,即便打虎也不枉阻止这事,万万不能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