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武松,柔弱不能自理

作者:

第4章 娘子家中可有日历没有?(1/6)


  次日,武松在衙门当值,武大挑担依旧卖炊饼,金莲在房里缝补,不时侧耳听间壁动静。
  须臾,王婆从后门过来,迎儿领着走去楼上坐。
  王婆道:“娘子怎的这两日不见出门走动?”
  金莲道:“这几日身子不爽利,懒怠走动。”一面倒了茶与王婆吃,心里有了思量,知她过来是为了借日历,想合着那西门大官人要梳笼她赚些银钱使。
  没腌臜的贼老妇!你打我的主意就错了数!
  两人坐下又说了几句,果然王婆道:“娘子家中可有日历没有?”
  金莲道:“倒是不巧,我也才来住下,瞧着确是没有,他兄弟二人也不用这个,干娘是要日历做什么?”
  一听没日历,王婆眼珠一转,不打紧,只要人去了,都恁样,王婆道:“也罢,不拒日子好歹,只一事求娘子,闻说你好针指,老婆子我得一贵人赠了送终寿衣,想着请娘子替我缝补缝补,贵人是大善人,咱清平县数得上号的人物,家里金山银山吃用不尽。”
  “不是老身说得不好听,娘子你神仙般人物,能在武家吃恁的苦头?”
  金莲思忖着老货如此等不及,前头可拐着弯的想法子诱她进笼呢,自个儿不接茬儿,干脆就趟着明白罢了。
  见金莲不做声,王婆自以为说动她,笑道:“瞧老身这嘴,休说则个,只一个娘子是知道的,老身看着那茶摊,整日里忙,不得闲,找好的裁缝推三阻四,也不肯来做,我今日身子越发不好,却担心到时要用,没法儿赶将出来。”
  说罢,不停拿眼觑金莲。
  金莲垂头不做声,好半晌道:“那衣物如何?不如家去拿来我看看,只要干娘不嫌弃,我多少能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