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撩成摄政王的外室

作者:

求他(1/4)

  明芷只是假意摔跤,可这台阶常年浸水,滑的很。

  她此时距离储嘉言不过两三步之遥,被池塘边的石板长了薄薄的青苔一滑,倒是弄假成真,直直地朝那人撞了过去……

  储世子这才淡淡回眸,却久久没有动静。似乎并不打算做什么……

  美人计并非对所有人都有用,虽然早就知道这一点,可此情此景之下,明芷还是忍不住心头一落……可此时已经回避不及,这萼绿君枝丫从生,她伸手护着脸,做好准备栽到这树上。

  眼瞧着那枝丫就要戳到脸边时,腰间忽然被一双温凉又有劲的大手紧紧把住,男子周身清淡的甘松香味和萼绿君的味道交融在一起,将明芷笼罩着……

  她头回离男子这般近,他身上干净温凉,却又宽厚有力,甘松的香气淡淡的却极具侵略性,无孔不入地将她包裹起来,让明芷不免觉得紧张。

  他手往上一使力气,明芷往上一靠,脚下却越发虚浮,不自觉地伸出手,攀住他的衣领,眼眸也随之往上瞧去,猝不及防地望进了一双极深邃、沉静的眼眸中。

  她自幼循规蹈矩,。哪怕与谢g言定了亲,每次见面也是规矩守礼,从未逾规,认真地坐着一个官家女子该有的礼法。可照着外祖母说的掩藏本性,温顺懂事又有何用呢?

  还不是被人所欺……

  她从未如此观察过男子的容貌,这般近地瞧去,她只觉得呼吸微窒。

  他容貌盛极,剑眉星目,鼻梁挺直,脸上的线条清晰干净显得无情,而含情桃花眸、微红薄唇又是多情之相……明芷长这般大,头回这般清俊的男子,可他周身气度太冷太静,就像朦胧山雾中的雪山之顶,无端端地透着寒意,压地人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