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太子调包那些年

作者:

010(1/6)

  第10章

  从右羽林卫营所到大理寺,柔瑾一改往日脾性,脸色微微带点苍白,不说不笑,桃花眼严肃周身皆是不怒自威的气势。

  大理寺丞郭绰之子是大驸马,郭绰算得上皇亲国戚,见太宁公主驾到匆匆行礼问安。

  “郭大人,前日带回来的几位刺客审的如何了?本宫与贺将军要入内旁听。”

  郭绰面有难色:“牢狱污秽之地怕冒犯殿下。”

  柔瑾不在意,郭绰无从阻止只能让二人入内,刺客打斗中受了伤抓回来又受刑,牢狱内阴冷潮湿再混杂血气只能用手帕掩住口鼻。

  可柔瑾到底头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加之心神不定胃中不适逐渐明显,她刚要轻抚心口,面前多了一个小瓷瓶,递来那只手修长骨节有力度,依旧是垂着眼眸谦卑寡言。

  柔瑾莞尔:“多谢贺家哥哥。”

  贺固将瓷瓶放到她掌心,没有丝毫别的接触。

  “请殿下含在口中。”

  柔瑾照做,清凉淡香的药丸迅速止住她的不适,她抬眸道谢,盈盈双眸泛着感激惊奇,翻来覆去打量那只小瓷瓶发现是大内所制,寻常闺中女子用不到,柔瑾宫中倒有一瓶,几乎想不起用,他这瓶应是父皇所赐。

  贺固收回目光,稍稍拧起的眉头渐渐松散。

  审问继续,刺客招供有真有假,柔瑾心情复杂,她想了一天觉得还是应该先查清刺杀一事,这是唯一一件浮在水面的异常,何况这事也有贺固的身影。

  “贺家哥哥觉得谁是幕后主使?”

  刺客坚守两日仍未完全招供,不难猜出主使给出的报酬丰厚,三位刺客等同于死士。

  贺固刚要回答就听到梁明雨宣召。

  “陛下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