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夫妻今天也在明算账

作者:

009(1/5)

  临仙城是九州大陆七大城之一,且背靠玉清派,客栈价格一向很贵。
  翠花客栈五百文一晚的房间,是沈寂之货比三家挑选出来,性价比最高的。

  此处位置偏僻,现下已入深夜,二楼最靠里的房间,还亮着烛光。

  简欢坐在桌前,符笔落在符纸上,碰撞出沙沙沙的响声。
  之前她画一张符需要一刻钟,现下熟练之后,她一刻钟能画两到三张符。

  为了效益最大化,简欢只画传送符和急速符。
  传送符能救命,急速符能赶路,是修士们居家旅行必备灵符,用处广,需求大,利润高。

  符晦涩繁杂的线条已深刻印在简欢脑中,画的多了,她都不需要思考,手刷刷刷就能写出来。
  和刚开始的细致不同,简欢画的愈发潦草,笔走游龙,线条看着几乎都要飞起,冲破苍穹。

  席地坐在地上修剑的沈寂之似有所感,抬头看向她。
  她微低着头,侧脸认真而专注,纤巧的背脊挺得很直,像是一根努力往上生长的翠竹。

  沈寂之收回视线。
  他在麻袋里挑挑拣拣,挑出一块和断剑差不多材质的灵铁,附着在断剑上,流光溢彩的五色灵力从他掌心缓缓溢出,耐心细致地修复这柄断剑。

  窗边深红色的蜡烛静静燃烧着,笼罩在房内的两个人身上。

  夜,愈发寂静了。
  窗外,一朵乌云悄无声息地飘过,覆住圆月,给下方的天地披上一层阴翳。

  断剑合一,宛如新生。
  沈寂之刚想把剑收起,忽而眉心一凝,手中新剑瞬间脱手而出,直直朝角落掠去!
  砰的一声脆响,剑被空中突然间闪现的断眉男子一脚踢开。

  进入忘我之境的简欢被惊到,手中笔画一顿,一张好好的灵纸就这么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