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君恩(重生)

作者:

第 11 章(1/6)

  郑观音是取了药粉调和蜂蜜牛乳敷脸,她舍不得往内服汤里加昂贵的蜜糖,又怕胖起来,可饮后也漱了口,出门前仔细嗅过,并无药味。

  更何况还被茶房的热气熏过一遭。

  然而他的语气中带着笃定,郑观音想起她曾请教的侍者是他近身人,或许是贵人皆不喜奴婢有疾,刻意问她,于是坦然道:“奴婢身上无病,只是这几日形容憔悴,恐惹观主不喜,出去也教人笑话,想取些药调理。”

  果然是女为悦己者容。

  他默了默,“道观里的道士视女色若尘土枯槁,不会有人在意侍婢的长相美丑。”

  观中少年的道人也不少,即便她不去刻意撩拨,只怕相处久了也有心意动摇者。

  她随即敛衣整容,可面上涨出了红色,手指都难堪地攥紧了衣角,道:“若是道长觉得奴婢此举不合规矩,又或是铺张靡费,奴今日便将其余未用的点好还回去。”

  这些东西都配好比例混在一起了,不叫她用,难道还要让那些道士拿来涂脸?

  若是都拿回去,她的脸大概也丢尽了。

  “亏你也晓得什么是规矩,知道何为铺张。”

  萧昀一眼便瞧得出她无非就是想着木已成舟,得寸进尺起来,但凡换个郎君,瞧她这副几乎快哭出来的模样,反倒要自省他是否太过斤斤计较,唐突了美人。

  然而她被发配到西苑,变着法子精心妆扮,教人这样一说,或许确实太直白伤人。

  她珠泪盈眶的时候实在可怜可爱,萧昀想到瞧着她哭泣必然是件极有趣的事情,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兴致。

  “是药三分毒,你又不是太医,仔细适得其反,”他示意她站到桌后煮水烹茶,“只此一次,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