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宜见你

作者:

08(1/9)

  叶深深真的有被吓到。
  虽然只有一秒。
  对视的瞬间,她嗅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气息,清冽宜人,浅浅的,钻入鼻尖。

  他的瞳孔像化不开的墨,如同漆黑的夜,压迫感浓重。
  他的喉结微微突起,令她想到他刚才吞咽酒水时的动作。

  她心头微微发烫,连目光都开始灼热,但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克制,不要泄露那个秘密。

  她强压住心底躁动,垂下眼睑,移开目光看向角落。

  “不是……那个……我没有讹你。”

  她的声音如同羽毛刮过耳膜。

  陆时琛的目光不可抑制地闪了闪,他狠力咬一下后槽牙,却站直身体,随手接过徐松柏扔过来的球杆,继续用巧粉研磨球杆,研磨几下后扔掉巧粉,再度弯腰,起竿姿势依旧凌厉。

  角落的桌上放置着提拉米苏蛋糕。样式很简单,褐色的粉末包裹在最表层,上边插一块生日牌,沿着蛋糕周围一圈放了银色的巧克力球,像一颗颗饱满浑圆的大珍珠,毫无审美可言。

  而实际上,这份蛋糕是叶深深临时加工过的。

  她之前太着急,又担心叶舒的伤势,又怕自己延误了客户的订单会被骂甚至被退单,于是手忙脚乱。

  这种情绪堆积下,她人都有些麻木了,所以蛋糕在出门时被她碰坏了。

  她将蛋糕上多余的装饰通通拿掉,只简单在表层重新洒了一层可可粉,又放了一圈巧克力球。
  这些巧克力球很好吃,不是代可可脂做的,而是叶舒亲自精心配比用可可脂做出来,味道比世面上所有的巧克力都要好,她认为客户应该也会喜欢。

  她站在灯下,一张脸因为情绪低落而变得有些瘦削,苍白的面孔,眼睛显得有些暗淡,整个人很小一只,看着着实令人有保护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