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宜见你

作者:

09(1/9)

  醒来时,陆时琛依稀听见一道清丽女声似隔着一道墙传入耳中,记忆复苏,随之而来的影像似走马灯流入四肢百骸,最后呈现在脑海――都是关于她的。

  叶深深。

  “他好像烧得很严重,需要挂水吗?”

  嘴唇很干。他睁开眼睛,只觉室内一片黑,暗无天日。
  现在应该已经天黑。

  另一人说:“只烧到三十八度,吃一粒布洛芬就好。”

  安静下来。

  陆时琛神思恍惚。
  他掀开身上的白色薄被,同时扯下额头上降温用的湿巾,下床,门帘正好被人掀起。

  他因为困倦,只掀了掀眼皮,目光索然又冷。

  叶深深手里端一杯热水,另一手捏着一盒药,见陆时琛已经醒来,她微微诧异,随即走向他。

  “啊……你醒了?先吃药吧。”她说。

  陆时琛坐在病床边垂着眸子,在思考自己是怎么来到学校医务室的。
  她不可能搬得动他。

  吃了一粒布洛芬,他问:“我睡多久了?”

  叶深深思考两秒,说:“大约一节课。还有半小时放学,你有没有觉得很难受?需不需要去医院呢?虽然校医说你不需要挂水。”

  她的嗓音很淡,像被风轻轻吹散的雾。

  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这嗓音听着很是悦耳。可能他烧糊涂了。

  他从兜里拿出手机看时间。新消息很多,他不想看。
  指纹解锁后点进邮箱。没有新邮件,他略感烦躁。
  过了会儿,他扯了笑问她:“你似乎还挺关心我?”

  语气很淡,像随意脱口而出,带着些许不经意,或者说是不在乎,也许他并不在意她如何回答。

  叶深深坐在一把椅子上,闻言,心里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