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女主裙下非人

作者:

原女主不做人了(1/7)

  应止h是被活生生疼醒的。

  硬邦邦的木架子把她悬在空中,晃晃悠悠地往前行进,颠簸中她被古树横生的嶙峋枝条打到好几下。五脏六腑本就残破不堪,撞击之下更觉血液逆流,撕裂的痛楚占据全身。

  托举的人不甚用心,不但没发现,还在闲聊。

  “这么一具残破的生魂,真能卖到五千个冥珠?”

  另一道低哑残破的声音回道:“且试一试,冥界的公主最喜欢应家大小姐的皮相,可因着应止h去山上的寺庙小住一段时间,不知道被什么阻了,才一直没能把她捉来剥皮。刚才老夫借着乱坟岗的灯一看,这生魂与应大小姐少说也有七、八分的相似,等将她炼化成美容丹,打赏还能少?”

  先开口说话的不信,“你个糟老头子都死了二百来年了,可别骗我。我可是有幸见过应家大小姐一面的,随随便便捡到的一个生魂就能和她相似?我倒是要看看,这长的得有多美。”

  原来这说话的不是人,而是两个心黑的厉鬼。

  晃动的架子一停,浓稠的血腥味逼近,厉鬼似乎要拨开她的头发,仔细地端详她的脸以便估价。
  应止h生性喜洁,不想被触碰,也懒得再演,索性直接睁开了眼。

  孤月高悬,阴风阵阵。
  此夜月辉朦胧,街巷都影影错错浮了一层雾气,所有人脸上都蒙着种发青的悒色。

  应止h也不曾打扮,旁边只置了个烛光将熄的笼盏,再加上伤势过重,她的面颊也因为月光的稀零而辨不出原本的皎白底色。

  然而这就更奇怪,因为即使没了光影的烘衬,她细眉只是轻轻蹙着,眼里便汪了段柔曼的水意。唇不曾上了胭脂色,反倒更像是溶在一笼烟里,无声无息地浸过下颌,再借着烛焰的熹微色泽晕染上耳尖。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