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女主裙下非人

作者:

原女主便宜侄子(1/6)

  连枝自己也不记得她是怎么死的了。

  应止h在死后倒是听过几个说法,如果不是有人施术法特意抹去了死者弥留时候的记忆,就是死的时候过于痛苦,所以本人即使死了也会自动封印这段回忆。

  而连枝的记忆就停留在大婚当天,给她绞面的婆子下手很重,她叫得跟杀猪似的。娘亲送嫁前嗷嗷地哭,附耳嘱托她以后假哭也可以用姜在眼皮下擦一擦的独家窍门。喜轿晃晃悠悠的很不稳当,差点没把她临行前偷偷吃的猪蹄子都给颠出来,两个金元宝一个的高级龙凤烛噼里啪啦地闪。但是于二少爷倒是很温柔,揭开她盖头前握住了她油乎乎的手,嘱咐道:“娘子,你记得……”

  记得什么来着?

  连枝皱起眉头,无论怎么回想都像是陷在一团灰黑色的迷雾里,分辨不清楚。她放弃回想,认真道:“主要的原因是我现在很饿,没力气回忆了。”

  应止h:“……”

  在应止h去附近的鬼摊买了个猪蹄送来后,连枝对自己的死因倒是有了推测:“也有可能是猪蹄子吃太多了,不小心噎死的。”

  看着连枝坐在乱坟岗抱着猪蹄子大快朵颐,应止h觉得她的猜测也不无道理,嘱咐她转生的时候别和早夭的猪精靠得太近,不然怕会被暴怒的猪蹄子蹶晕过去。

  *

  代城是个不太大的城镇,近些日子里最大的新闻就是关附于府的二少爷娶亲,街上人人都在议论。应止h回到嗣通客栈后,正住在她隔壁的小公子一行人也在讨论这件事。

  这倒不是应止h想去偷听别人的聊天,委实是这嗣通客栈的建筑是豆腐渣工程,墙体跟纸糊的一样,连旁人如厕放水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