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后我成了首辅的朱砂痣

作者:

第17章 玫瑰未开(1/4)


  沈知禾决定给沈府回信的那天,陆羲洲并未去皇宫。二人在书房,一人占据着一块地方。沈知禾抬笔沾墨的时候,陆羲洲就在书桌后面处理公文。
  似乎是知道女子要做什么,陆羲洲从那公文中抬起头来:“对了,近日告知你父亲,离太子远一些。”
  沈知禾笔尖微动:“为何?”
  陆羲洲沉默了一瞬。他思索着措辞,谨慎说道:“这两日有人要对太子动手。虽称不上致命打击,但足以损伤太子接近一半的党羽。我知道沈大人正在考虑将你庶妹嫁于太子,这件事你得好好跟他说。”
  沈知禾点了点头。
  陆羲洲其实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她只需要原话搬过去就行。
  而且,若是这样的话,动手应当仅仅只是第一步。后续皇帝这三个儿子对于皇位的争夺,当会更为激烈。此时去判断孰赢孰输而决定沈府命运,未免过早了些。
  她这边一边想措辞,一边将自己的意见写在信纸之上。
  那边,陆羲洲看着她低头伏案书写的身影,张了张嘴,却还是把未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眼中闪过一抹深意。
  他有一点没说。
  太子,他是一定要整死的。他和太子,有仇。且,不共戴天。
  为了报仇,他伪造了自己的身份——他被记录在册的经历,只有后八年是真实的。前十六年,皆为伪造。关于这件事,他不能告诉旁人。
  包括沈知禾。
  所以话不能说得太明白。
  书房里恢复了安静。阳光落在窗台。
  陆羲洲侧头看过去,将眼中的神色压在了心底。
  他又批了会儿公文,见到夫人写累了信件又躺在床榻之上,心念一动,将笔放下从椅子那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