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后我成了首辅的朱砂痣

作者:

第22章 另有蹊跷(1/4)


  在最初的惊讶过后,沈知禾倒是没过多的反应。
  沈府的婚姻大事向来不是自己做主的。若是能够自己做主,当年她兄长那轰轰烈烈地爱情故事,就不会有没落这一说了。
  故而,沈宁颐对自己的婚事,其实并没多少决定权。
  二人在屋中坐着,等着刚出去的姨娘回来。沈宁颐坐不住,给自己的嫡姐倒了一杯茶,这才坐下来。
  窗户开着。
  刘氏这里的茶比不过陆府,沈知禾抿了一口后,便放回到了桌子上。二人又聊了两句天,沈宁颐好久没见自家嫡姐,兴致勃勃,隔着一矮桌与沈知禾对视。
  这时候口中说出来的话,倒是让沈知禾颇为侧目。
  “这件事儿吧,我娘也跟我说过。我当时就拒绝了,后来一直没同意。我一个十来岁的黄花大闺女,嫁给个三十岁的老男人,算是怎么回事?”
  她说着,似乎心有不甘,还愤愤叹息:“还不是正妻。委屈了咱们家的鲜花插到了他们家的牛粪上。”
  沈知禾听见她这话,笑得乐不可支:“怎的?嫁给未来的帝王是委屈你了?”
  沈宁颐冷笑:“呵。”
  末了,似乎是觉得自己这个反应不太礼貌,便又找补了一句:“我不管,反正这件事,我听你的。”
  沈知禾轻笑。
  她这个庶妹,虽然亲生母亲不怎么样,但是自小就把嫡姐的话奉为圭臬。虽然脑子不太灵光,但是在大方向上,知道该抱谁的大腿。
  二人又说会儿不咸不淡的话,等刘氏端着果盘和糕点进来,看见的就是这二人坐在屋中,执手而笑的场景。
  于是她便也勾起笑来。
  “小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