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界最强竟是大冤种

作者:

第十五章(1/9)

  并盛中学和杉泽第三高级中学的运动会将持续大概五天的样子,而这五天中恰好包括了土曜日(周六)和日曜日(星期天)。

  周六周天焰生稚子没事干,虎杖悠仁又要去照顾自己的爷爷、虽然对方已经用很歉疚的声音跟自己道过歉,LINE上也隔一段时间就会和她发消息问她在做什么,但焰生稚子根本不明白虎杖悠仁要这么做。

  是担心她又被人找麻烦吗?

  ……不理解。

  不过,虽然不是很能理解虎杖悠仁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焰生稚子还是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眼睛亮亮地跟好心肠的虎杖君聊天是一码事,缠着织田爸爸出门去打工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虽然织田作之助在经历了焰生稚子失踪事件过后就变得微妙的疑神疑鬼(毕竟她很乖,从来没有失踪这么久过),但是在小姑娘抱着他哼哼唧唧地缠了好久好,对焰生稚子的要求一直没什么底线的织田爸爸还是妥了协。

  太宰治在和焰生稚子关系还没那么好之前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就算焰生稚子想要头领的脑袋,织田作之助也会给她搞来。

  (森鸥外:?)

  不过织田爸爸答应焰生稚子可以出门短暂的打工,还是因为织田作之助每个周六周天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写作;知道这件事对他而言很重要的小姑娘从来都是乖乖坐在客厅或者自己的房间里不去打扰他。
  而织田作之助允许焰生稚子周六周日出去打工,大抵也是因为害怕小家伙无聊吧。

  ……话说什么样的高中生的业余爱好会是打工啊?年龄这么小就变成打工帝王是不是不太好啊?

  人生中第一次为人父且没什么经验的织田作之助先生,惆怅地站在窗边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