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界最强竟是大冤种

作者:

第十七章(1/8)

  因为秋叶原被不明鬼级怪人炸了的缘故,焰生稚子周天没能再去打工。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太宰治这次并没有帮她隐瞒自己打工地方被炸了的事情;这导致本来就不是很赞同焰生稚子出去打工的织田爸爸有了正当理由阻止焰生稚子在打工帝王道路上越走越远,也导致了焰生稚子不得不暂时搁置下自己暴富的美梦。

  周一的时候,是太宰治送她去上学的。
  也许是因为他老老实实把秋叶原的事情告诉了织田作之助的缘故,本来一直很防备他的织田爸爸突然就同意他送焰生稚子去上学了。

  早上太宰治看焰生稚子起不来床,几次三番催她无果后,干脆直接背着她出了门。要是织田作之助看到此情此景肯定要发火,但太宰治似乎特意挑了织田作之助去上班后才来接傻兮兮的小姑娘。

  在离学校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太宰治便把她放下了。
  (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相信那个港口黑/手/党的天才干部会背着一个小姑娘去上学)
  在把她放下后,少年叮嘱了焰生稚子一定要好好上课,临近放学的时候就打电话叫他或者织田作之助来接她回家。

  而且这上学路上,虽然小家伙趴在太宰治背上睡得迷迷糊糊,但少年就像知道焰生稚子可以听见自己说话般轻声跟她说了一路最近东京都发生的事情。

  不过,焰生稚子的太宰治从很久以前开始似乎就是这样了。

  太宰治有时看上去对什么都不在意,但有时候看上去又很苦恼的样子。
  不高兴的时候,少年就喜欢和什么也听不明白、也从来不会发表任何意见的焰生稚子呆在一起跟她说很多很多事情,说完了,就伸出手摸摸她的脑袋跟她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