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界最强竟是大冤种

作者:

第五章(1/7)

  太宰治最后还是没能留宿成功。

  昨天晚上也不知道两个大男人在聊些什么,等到声音完全消失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睡得迷迷糊糊间,焰生稚子觉得好像有什么来到自己床边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就是两个人拉拉扯扯和织田爸爸的呵斥与太宰治的抱怨,在那之后,她便睡的什么也听不见了。

  早晨织田作之助为了上班会比她早走,临走前把睡得神志不清的焰生稚子喊醒过后,织田爸爸交代了要总是逃避吃早餐的焰生稚子把他在桌上留的早餐吃干净,回来后他会检查,以及,冰箱里还有他做好的便当。

  织田出门的时候,穿着粉红小熊睡裙的焰生稚子搂着高个的男人吧唧了个湿漉漉的口水印上去;心情条和体力条全部拉满,大约一整天身上都会飘小花的织田爸爸心满意足的去上工了。

  早餐很丰盛,织田爸爸做了培根煎蛋和热粥;吃的肚子溜圆的少女日常瘫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站在公寓门口拽自己的校服。

  并盛中学的校服是卡其色的西服小外套,下身是黑色的短裙;焰生稚子一直不太喜欢日本的校服款式,毕竟穿着短裙做什么都不方便。

  选择并盛中学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并盛中学离织田作之助买下的公寓最近,再加上学校本身在最近的中学风评里也还算不错,至少比到处都是小混混的黑曜中学好。

  织田作之助心疼焰生稚子,挑的学校离家近不说,每天早上他还会习惯性地让本来就起不来床的焰生稚子多睡一会儿。
  于是乎,出门的时候她就已经迟到了。

  临行前,焰生稚子看了一眼挂在餐厅上方的时钟,然后非常严肃的思考起今天到底还要不要去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