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界最强竟是大冤种

作者:

第九章(1/9)

  “我就是这么没出息啊。”
  关于狱寺隼人的控诉,完全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辩解的焰生稚子回的飞快。

  焰生稚子从很早以前就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她就是纯纯的英国伦敦大本钟,上面寄下面摆;说句老实话,她能活到现在全靠抱着织田作之助的大腿,要不然她现在可能还飘在日本的某条河里呢。

  “……”

  因为对方太摆,狱寺隼人没话说了。

  “这样。”
  好在那个叫里包恩的小婴儿并没有揪着她是异能科学生这件事说太多,这令焰生稚子松了一口气。她转头看了一眼在旁边看上去真的很紧张的g田纲吉,然后轻轻眨了眨眼睛,道:“之前的冰牛奶,是你给我放在那里的吧?”

  “……冰牛奶?”

  见话题回到正轨,g田纲吉头一次做到了暂且无视自己的斯巴达家庭教师,转而看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乖巧站在自己身后的女孩。

  “嗯。”
  在知道g田纲吉对自己没有恶意后,本来看上去就没有任何攻击性的焰生稚子几乎温驯的点了下头“之前我被送去保健室后,桌上放着一袋药和一瓶冰牛奶。”

  “……”
  “啊。”

  这下g田纲吉想起来了。

  棕发少年睁大了眼睛。

  焰生稚子说的是之前她生病被人泼冷水最后昏倒后时发生的事情;那会儿自己刚好上完体育课回教室。
  在看到湿漉漉的焰生稚子倒在地上后,他想都没想就把她背去保健室了……

  没想到她原来记得这件事啊。

  没被记住名字,但是却被记住送了冰牛奶和药的g田纲吉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谢谢你。”
  从不吝啬自己对于善意感激地焰生稚子声音很轻的同眼前地棕发少年这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