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板有点霉

作者:

第 18 章(1/9)


  栗酒陪着车辛在医院处理伤口。车辛不仅膝盖破了,脚也扭了,现在是彻底可以休息不用去跳舞了。林越录鞍前马后地挂号、付费、扶着车辛一会去影像科,一会去b超室。
  忙着忙着就到了晚上十点。车辛终于看完医生,弄了石膏,三人筋疲力尽地走出医院。
  “酒,你先回去吧,那么晚了。”车辛扶着林越录一拐一拐地走在后头说。
  “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栗酒担心道。
  “栗小姐,我送车老师回去吧。”林越录忙说。
  “这……”栗酒总觉得不太好,她看看车辛,车辛使劲朝栗酒眨巴眼睛,栗酒无奈,还有什么看不明白,跟两人挥手道别,交代了一些事情就打车走了。
  栗酒走后,林越录扶着车辛在路边等车。
  “今天的事情,对不起,是我没有处理我。”林越录道歉。
  “算了,这也不能全怪你。”
  “我送你回家。”等车到了,林越录扶着车辛上车。路上林越录不知是不是太累,特别沉默。
  “想你女朋友了?”
  “嗯?不是。我是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你是想不通为什么女朋友会变现在这样吗?”
  “你误会了。容加性格张扬有些小任性我一直都是知道的。当然,我不是说她打人这个事情是对的。我想说的是她的性格我多少了解一点。”林越录沉思一会:“我想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错了。”
  林越录是个很少回忆过去,不会悲秋伤怀的理工男,他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回忆了自己与容加的开始与结束――算了,还是不要回忆的好,一开始的心软到后面无数次争执,是自己一步步把容加逼成现在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