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又去冷宫了

作者:

怀抱(1/8)

  楚怀信的手很大,他幼时也是同先帝爷一起练过武的,常年握着朱砂笔的手掌心处还有些细微的小茧。

  他包裹住徐绾嫣微凉的手,一点又一点,一下又一下地摩挲着。
  屋内静悄悄的,连外头的风都停了,只剩下两人彼此交缠的呼吸声,离得很近。

  徐绾嫣被他这样握着,仿佛回到了许多许多次以前,他也总是这样温柔地握着自己的手,指尖的热度一点点传过来,给她无尽的安定感。

  这两天她一直麻痹自我,希望自己能忘记朗月公主入宫以来的事情,也不知是老天听见了她的祈愿还是如何,这些日子果然逐渐被她淡忘。
  而与此同时,那些楚怀信爱她的证明,也都快要被她忘了。

  她遇事总想着躲,整日里都在“唉算了吧,哪有皇帝会专心一人呢,这样过下去也不错”和“楚怀信背信弃义,实在不是个良人,我趁早回丞相府算了”中挣扎。

  有时逃跑的想法会占了上风,于是她那没几分聪慧的脑瓜就自顾自地想起楚怀信曾经的好来。
  楚怀信是个坦诚又不忌讳向妻子示弱的丈夫,即使成婚三年,他依旧如同当年那样钟情于自己,于笔墨之间抬眼,琥珀似的瞳孔中只自己一人的倒影。

  他似乎很喜欢自己的手,牵着握着攥着包围着,也喜欢和自己十指相扣,一寸一寸地顺着骨节摩挲过去,再转到最为柔嫩的掌心处,轻轻柔柔地按着,抬至唇边,印下一个吻,勾出无尽的缱绻意味。

  他于朝政之上又是那样的威严样子,眼波流转间便能决定一门的命运,手轻轻抵着眉骨,俊朗的一张脸紧紧崩着,微微抬眉,又是定了哪个提案救了哪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