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又去冷宫了

作者:

亲吻(1/5)

  屏风处人影晃动,却是楚怀信从其中走了出来。

  他也知偷听实属不是什么好事,然而事情赶巧。他本都决定回后殿将未批完的折子接着批完了,谁知在路上捏着腰间坠着的香囊把玩,一不小心将上头做装饰的玉珠给拽了下来。

  这玉珠大抵也很是爱凑热闹有心想听听正殿两人在聊些什么,于是长了腿似的奔着这屏风后头来。
  楚怀信追着它,刚将这八卦的玉珠子捡起来,就听他亲封的镇北大将军扬言要带她的皇后走。

  他的腿瞬间被钉在了那儿似的,他抱着胳膊在听一会还是走之间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拧了拧脚尖,站定在原地,听听镇北大将军还能说出怎样荒唐的话来。

  徐绾嫣面上一片桃红,眼睛中含着水雾,嘴唇隐隐有些苍白,一手撑在身后。

  楚怀信:“我也未想到的,只是这珠子太过淘气。”
  他话中还隐隐有些懊恼,珍重地将这香囊挂回腰间,朝着徐绾嫣走过来。

  徐绾嫣只消转转脑袋,便知道他心中还藏着什么心思,于是眼尾弯起来,“改日再给你绣一个便是了,挂上两斤的珠子,免得你这样惦念。”

  日头已然落了山,天色暗了下来,最后一点余晖追着徐绾嫣的衣角,细碎地印了上去。她坐于其中,温温柔柔,像是含着悲悯普渡众生的远古神女,眼睛眨得缓慢,飘飘欲仙。

  楚怀信只听了她这没甚力气的话便立马发觉出不对来,就像是上午在梅园,徐绾嫣有事瞒着他一样。
  她的声音听起来柔弱但却和平时不同,比之平日更是虚上三分。

  楚怀信快步走着,伸手探了下她的额头发现十分滚烫,至于她那眼泪汪汪的一双秋水眸大抵也是因着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