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又去冷宫了

作者:

多年(1/6)

  楚怀信缓缓撤离,最后温柔地在她唇瓣上蹭了两下。

  “还苦吗?”他擎着笑问。

  徐绾嫣一点一点滑下去,缩在被中,一直到只露出个眼睛来,摇了摇头。
  她吸了吸鼻子,鼻腔中充斥的便全是楚怀信的味道,如他一般,让人忍不住依靠。

  楚怀信又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比之刚才强上不少,于是放下心来,嘱咐她好好睡觉。
  他将剩下的那些折子搬了进来,坐在矮桌前批阅着。

  他个子很高,缩在这矮桌里多少有些伸展不开,一只胳膊撑在书案上,拄着下巴,整个人斜斜靠着,倒有些随性的意味显露出来。一身黑衣吸着微弱的烛光――怕影响徐绾嫣睡觉,内殿中便只留了他桌案前这一方烛台。吸了烛光,黑底上的金线绣成的龙纹不动声色地悄然显身,无声无息却让人安定。
  他将光挡去了大半,发丝都坠着柔和的光影一般,像是殿内燃着的龙涎香,厚重又让人敬畏。

  徐绾嫣看着他的背影,逐渐闭上了眼。

  自从失忆以来,她便多梦,只是平时梦见的都是少年时期的旧事,很少梦见在宫中时发生的事。
  只除了今日。

  她也是像这样躺在榻上,可膝盖却隐隐作痛。
  徐绾嫣低头,发现膝盖一片青紫。十五眼眶红着,面上都是愤恨之色,手中拿着帕子裹住的冰块,小心地往她膝盖上放。

  “朗月公主太过分了,娘娘今日一定要和皇上说!”十五心疼的要命,抬手用袖子狠狠擦着眼泪。
  徐绾嫣倒是没太在意,只轻轻地吸着凉气,安慰着她:“朗月公主也是个可怜人,只需要再忍忍,再忍忍就好了。”

  十五梗着脖子,手上动作愈发轻,生怕弄疼了徐绾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