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又去冷宫了

作者:

赌气(1/6)

  楚怀信叹了口气,把茶杯捡起来,踱步将它放在桌上,回头深深地瞧了徐绾嫣一眼,推开门走出去了。

  徐绾嫣:“……”

  她面上还挂着泪,活像是哭花了脸的小猫儿,一双杏眼肿了起来,酸酸涨涨的极为难受,心中又无比委屈,他瞧自己那一眼是什么意思?
  又不是自己逼着他喜欢这个喜欢那个的,当时他是怎么和爹爹保证的,说这一辈子只自己一个人,她不奢求楚怀信能为自己做到这般地步,然自己怎可为人替身?

  徐绾嫣坐在榻上,只觉头痛难忍。罢了罢了,天下男子不过一个模样,这三年到底还是腻了,他的宝贝朗月公主入主东宫,他便迫不及待同人家缠缠绵绵翩翩飞了。
  没将自己发配冷宫,只是关在这冠荆阁,也算是全了这三年的情分。

  心灰意冷,大抵也就是如此了。

  窗外飘着雪,被风吹着斜斜打了个转儿,正月里的灯笼还挂在廊下,盖了一层雪又飘荡着,烛火一闪一闪得很是渗人,红梅点点,沉稳又冷傲地向院中伸着花枝儿,院中的落雪被人扫至一堆,掺杂着几片炮仗皮,红彤彤的与梅花映衬。

  楚怀信拎着茶壶,又返回小厨房,堵在门口,几乎将院中折进来的光挡了个完全。
  年轻的帝王冷着脸,将茶壶递出去。

  宫女们吓了一跳,忙接过来先放在灶上温着,才蹲身行礼,“皇上圣安。”
  楚怀信叫了起,也不说话,只是站在那一脸阴沉,宫女们琢磨不透他的性子,也跟着大眼瞪小眼。

  他在心中挣扎片刻,太医言说嫣儿需少进甜食,却没说禁用甜食。
  这几日嫣儿确实很听太医的话,她素来嗜甜,若不是逼得紧了,怎会偷喝蜂蜜牛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