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又去冷宫了

作者:

冷宫(1/7)

  冬日里天亮得晚,五更三点的时候,十五小声隔着床幔喊楚怀信,天色都还未亮。
  他睁开眼睛,见徐绾嫣还睡着,估摸时辰,该到了她睡眠最不安稳的时候。

  从前每每这时,外头声响稍微大些,嫣儿便会被吵醒,自己在殿内换衣裳戴冕旒,回头一看就能看见小小的人儿眼睛都未全睁开,坐在榻上瞧着自己。
  后来他知晓了这事,便再不肯在殿内更衣,即使寒冬腊月,也往外挪上几步,免得吵醒了她。

  楚怀信轻手轻脚地起身,只觉眼前突然一片黑,缓了好半天才缓过来,慢慢地下床,快步走出殿外。
  祝参身后跟着几位小厮,手中捧着朝服腰带和冕旒挂饰,楚怀信眼睛微闭,顺从地伸出只胳膊,任由他们折腾。

  “你们娘娘眼睛肿了,记得备好冰块给她消肿,不然她这一天都不痛快。”楚怀信接过腰带,柔声同十五吩咐着。
  想了想,他又道:“别告诉你们娘娘我来过了,免得她……”
  十五“诶”了一声,便回了殿中伺候。

  待收拾好了一切,楚怀信从冠荆阁的正殿走出去,冬日的夜仿佛就是这般安静,早晨若是不刮风,便一点声响也没有。
  满地的雪一层刚落又积一层,踩在上面嘎吱嘎吱直响,折着微弱的月光,遍地的雪白。

  楚怀信将手放在唇边哈气,吐出一片白雾,“往常冬日里嫣儿前一夜都要给我备下一碗银耳羹温着的。”
  祝参跟在他后头,敏锐地在他这话中捕捉到些悲伤的情绪,是以安慰道:“娘娘会好的。”

  楚怀信回头望了眼冠荆阁,到底还是往金銮殿那头去了。

  待到日上三竿之时,屋内暖炉渐熄,十五轻轻推开正殿的门,引着巧绿巧云将早膳摆在桌上,又将最偏的一处窗子推开,换些新鲜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