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游戏(无限流)

作者:

cos(十)(1/8)

  看着对面的茶点已经送了上来,时缪把裘禹狄拉到后面,上下看了一通。

  “快,脱衣服。”一本正经的说道。

  裘禹狄吞了吞口水,眼神在时缪身上下游走:“现在?不好吧。”说着手上已经开始脱外套了。

  见她的动作太慢了,时缪干脆自己动手。

  “你嗦什么!”说着上去就要扒裘禹狄的衣服。

  将刚刚脱到一半的外套一举扒了下来,随之时缪就把手探向了裘禹狄领子上的两颗扣子,手快的给解开了。

  完美的颈部线条,锁骨处的凸起若隐若现,时缪的手指时不时的触碰到裘禹狄的肌肤。

  裘禹狄不禁抓住了时缪的手。

  “我……我自己来。”时缪想了想觉得也不是不行。

  裘禹狄余光瞥着时缪,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线条完美,腰间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时缪也将自己身上的病号服麻利地脱了下来,裘禹狄皱着眉头看着时缪肩膀上的疤痕,不自觉的将手附了上去。

  轻轻的抚摸着,感受着手指拂过疤痕的感觉。

  这一刻裘禹狄好像也能感受到时缪当时的痛苦。

  裘禹狄慢慢地朝着时缪靠近,犹豫了一番问道:“疼吗?”

  时缪没注意裘禹狄在说什么,只是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啊,看着裘禹狄满目的深情,自顾自地把手中的衣服塞进了她的手里。

  “穿上。”

  裘禹狄微微地张着口尴尬地没有说话,僵硬接过时缪递过来的病号服。

  短短的三两分钟时缪就将裘禹狄的衣服穿在了上,虽然有一点儿不合身,但是也勉强说得过去。

  时缪看着还没有穿好衣服的裘禹狄,抛了个媚眼儿“裘法医身材不错。”说着整理了一下头发挡住头上的纱布,随后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