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游戏(无限流)

作者:

cos(11)(1/6)

  出了餐厅后,裘禹狄来到一个买烟的小男孩儿面前,盯着他胸前的箱子里烟的品牌扫来扫去。

  “小姐,需要哪一种?”小男孩儿见裘禹狄看了半天没有做出选择,忍不住问。

  “要不你帮我挑一种。”裘禹狄淡淡地笑着说。

  小男孩儿看着箱子里里各种品牌的烟,挑花了眼,又看了看裘禹狄灵光乍现的为裘禹狄挑选了第二排左数第三盒。

  “我想您想要这一盒。”

  裘禹狄接过烟,看着小男孩儿问道,“为什么呢?”

  小男孩儿耐心地回答:“您现在春光满面,一看就是处于热恋之中,而这款烟中有限定的爱情卡片。”

  听到热恋两个字后,裘禹狄毅然决然的出钱买了下来,这不就是她所需要的吗。

  裘禹狄买完烟后,三人为了不引人耳目便进了一条小巷中,裘禹狄斜倚着墙站着。

  时缪畏畏缩缩地看着裘禹狄,犹豫再三还是拍了拍裘禹狄的肩膀,问

  “你刚才在餐厅的时候为什么要亲我?”时缪期待着得到裘禹狄给出的答案。

  裘禹狄不紧不慢的打开烟盒,里面的卡片是一张丘比特,裘禹狄抿着嘴角浅笑了一下,将卡片递给了时缪。

  随后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点着。

  平静地吐着烟圈,看着时缪。

  “演戏吗,必须要做全套不是吗,要不高朗怎么可能死心。”裘禹狄淡淡地答道。

  看着时缪的反应,她竟还有些愤愤不平。

  “那――”时缪还是将后半句话咽进了肚子里‘舌吻是什么意思?’

  时缪觉得如果要想简单的忽悠一下高朗的话亲就亲了,自己也不会多想什么,可是那是舌吻,时缪生平第一次接吻,也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