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游戏(无限流)

作者:

cos(十五)(1/6)

  时缪气急败坏地冲上去,将所有的坏情绪一股脑的全都发泄到这个安良的身上。

  “你特么还是个男人啊!这么来威胁一个姑娘啊……”要不是裘禹狄拦腰抱着时缪。

  “缪缪,冷静一下,冷静。”裘禹狄不断地劝阻着时缪,给她顺着气。

  最后还是三人合力将时缪拽回房间的,裘禹狄将被怒气冲昏头脑的时缪按在床上,迫使她冷静些。

  “你就说,这个常乐是不是脑子多多少少有些毛病,我是来帮她的,她呢?她却站在对家?!”

  时缪不断地控诉着常乐的行为,嘴手并用着。

  “我就不明白了,她怎么想的?”时缪十分不理解她这个行为,明明救命稻草就摆在眼前,还是主动长出来的,常乐为什么不抓住。

  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她不选择抓住这根稻草呢?

  时缪深想了想“所以她为什么不接受?”猛地转过头盯着裘禹狄,厉声说:“所以,她为什么不接受我们的帮助呢?”

  裘禹狄一脸茫然地看着时缪,略有些怀疑时缪这时阴时晴的性格会不会是什么重病的前期预兆。

  “常乐最在意什么?”时缪满眼期待地看着她。

  “常乐在这儿并没有亲人,最在意的?”裘禹狄顿了一下回顾了一下常乐的信息,突然想到“修颜。”

  两人都笃定地看着对方,再想想刚刚安良的那番话,此时的修颜正处于一个没有任何稳定性的环境。

  是死是活都无从得知。

  “这里这么大,他们能把人藏哪儿?”四人气喘吁吁地跑下楼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有些犯愁。

  “如果你是安良你会把人藏到哪儿?”时缪转头看着姜堰问。

  姜堰仔细地思考着,看着他这幅一本正经思考的样子,伶舟司却高兴不起来,觉得姜堰还真的有藏人的经验,难不成还真的背着自己藏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