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游戏(无限流)

作者:

cos(十六)(1/6)

  警察署将两人的尸体带走,第二日时缪等人带人进行了安葬,时缪的手中捧着两束刚刚打理好的栀子花。

  栀子花的花瓣上还有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亮亮的。

  时缪拨了拨花瓣,水珠顺着之间划过了手指慢慢的流进袖子里,时缪感受着渐渐袭来的凉意,薄唇勾起。

  常乐,修颜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亲人朋友,来参加葬礼的也就只有时缪几人。

  时缪慢慢地走上前去,将手中的栀子花分别放在了常乐与修颜的墓碑前。

  “你说她们会再见面的对吧。”时缪转过头看着裘禹狄。

  裘禹狄笑着拂了拂她的头发,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转向了墓碑前放着的两束栀子花。

  “放心吧,她们会循着栀子花的香气找到彼此的。”

  时缪低着眸子勉强的笑了笑,栀子花代表着永恒的爱情,可是永恒的爱情而有天各一方的那天。

  时缪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难道在场游戏中就不可能全身而退吗。’接二连三的,时缪也不知道淘汰了多少玩家。

  拿人性命换来的奖金还有争抢的必要吗?如若到了最后一关,就只剩下寥寥无几的玩家,这笔奖金是否会进行自相残杀才能获得?

  时缪黯淡地盯着一个地方迟迟没有动静。

  偶然觉得右肩被人拍了拍,转过头便对上了裘禹狄那双眼睛。

  “吃点儿甜的吧。”

  裘禹狄手中刚刚买好的酥糖塞进了时缪的嘴里,弄得她有些错不及防,懵懵地咀嚼着嘴里的不明物体。

  酥化的糖,甜味儿在嘴里蔓延开来。

  裘禹狄看着时缪的表情舒心的笑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猛地冲了过来,直直地撞在了裘禹狄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