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游戏(无限流)

作者:

cos(十七)(1/6)

  说起来时缪与裘禹狄住在褚洋洋家里也有一段时间了,时缪头上的伤也是都要好得差不多了。

  褚洋洋的家里没什么珍奇的东西,反倒幽静的小花园值得观赏一番,每日的清晨,花露凝聚顺着叶片滴落砸在草地上,这里从来就没有人理会,杂草丛生。

  墙上也是蔓延着大片大片肆无忌惮的月季花,晨光熹微,穿过枝条,落在墙上斑斑驳驳。

  时缪慢慢地将手去靠近月季,却被在身后的褚洋洋给叫住了。

  “时小姐,也喜欢月季吗?”褚洋洋笑的很甜。

  褚洋洋要比她矮上一些。

  时缪浅笑着低下了头,随之又将目光转向了一旁数不胜数的月季。

  在三年前一次特派任务的途中她也曾看见过一整面墙的月季,白的像雪,红的像血。

  激光瞄准镜扫过了白月季落在击杀目标的太阳穴上,她没来得及欣赏满墙的娇艳欲滴的美貌,只得匆匆忙忙收拾好东西离开。

  最后回眸留恋的看了一眼那墙月季。

  那一刻她觉得这一场杀戮配不上那满墙月季花。

  看着时缪那双深邃的眼睛,褚洋洋竟有些舍不得去打扰她,静静地看了许久。

  但是见她愣神了许久,褚洋洋还是不忍心地拽了拽她的衣角。

  轻声道:“怎么了?是有什么心事吗?”

  这才把时缪给拉了回来,微微低着头看着褚洋洋。

  小小巧巧,精致到极致的一张脸,很难让人不怜爱,别说是男人了,就连时缪看了都想双手捧起她的脸揉一揉。

  长的无可挑剔,是大多数人喜欢的那一挂。

  “没有啊。”说着时缪笑了一下。

  时缪笑的很好看,嘴角微微勾起,眼神充斥着说不出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