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游戏(无限流)

作者:

cos(十八)(1/6)

  订婚宴就地而办,短短两天内褚洋洋就已经初为人妇,从此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藏青出入褚宅频繁,院里的仆人都看在眼里。

  时缪,裘禹狄也是借着陪伴褚洋洋的理由留了下来,虽说这样不合规矩,但是避免会唠人口舌。

  都知道藏青的入赘全权都是自家夫人拿的主意,想必此人定会受到夫人特别的关照,也没多说什么。

  “我里里外外也打听了,这个藏青和褚洋洋没有什么明面上的来往,这么看来你说的应该不错。”

  时缪呜呜囔囔地吃着嘴里的肉包子,将最后一口包子咽了下去,缓了口气接着说道

  “不是这个藏青有问题,就是褚洋洋她妈有问题。”

  时缪早早的就起身在院里院外的打听着消息,从仆人与管家的口中得知,在此之前藏青也曾出入过褚宅,并没有注意到与自家小姐有什么不妥之举,就连普通的言语接触都微乎其微。

  很显然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那藏青提亲的原因就很值得深究了。

  “吃完了,我们去后院逛逛。”裘禹狄慢悠悠地喝着杯子中的白茶。

  淡淡的茶香飘遍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她总觉得后院必然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后院这两天安排婚礼的仆人就是藏青与褚洋洋进进出出,一次偶然裘禹狄出来透气,远远地看见藏青带着几行人抬着什么东西进了后院。

  由于上面蒙着黑布,裘禹狄并没有看清楚是什么。

  但是远远地看过去应该价值高昂。

  时缪探头探脑的张望着眼前的情况,后院除了正房,剩余的就是一些早已经就荒废不用的马车,木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