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香与香木

作者:

Rosin(1/6)

  那声清冷质疑的‘伯母’听的苏寂心下一颤,女孩刹那间垂下头颅,眉宇间全是懊悔。

  归母则动作温和地拍拍她的手背,从她手里接过二胡:“该改口了,小苏。”

  女孩没抬头,只是点头答应。

  归母掂量手里的二胡,似乎感受到千斤的重量。

  苏寂从包里拿出两本书,一本是二胡练习曲谱子,一本是二胡名曲谱子,黑眸中不再是懊悔,反是充满热爱,语气也彰显着她的自信:“这些都是我们学习二胡的书。”

  归母接过随意翻了翻,又看着封面的书名,开口有些怀念:“以前刚学钢琴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乐器是相通的。”苏寂听出归母语言中的怀念,熙笑着感慨。

  归言寻了一处坐下,默默的倾听,没再打扰这对婆媳之间的对话。

  听到‘乐器是相通的’,归言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这丫头比小时候长进不少。

  一边听着苏寂告诉归母怎样拉,一边思考,她名下的那所胡琴行肯定会很棒。至于苏宅,还不着急,苏宏迟早露出马脚。

  吃饭时,桌上端来一盆河蟹,归母面上不悦:“怎么有河蟹?”

  “老沈差人送来的,今年最后一波这么肥的河蟹了,说送来尝尝。”归父低声解释:“刚好今天归言和苏寂过来,他俩喜欢吃这个。”

  归母手伸到桌底下,稍稍用力地掐了一下他的大腿,瞪起圆圆的眼睛。

  “送去给归娆吃吧!”归言没有碰那盆河蟹,接着在归父诧异的视线下抬眼,男人的神情很是无奈:“苏寂怀孕,早期,河蟹慎吃,况且冬天她身体不好,不能吃。”

  归父恍然大悟,连忙喊阿姨过来:“河蟹性寒,我忘了。赶紧端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