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前跟死对头告白了

作者:

共处温书(1/6)

  似乎也察觉到了林见月最近的闲暇时间实在太多,又或者是不想林见月再去闯祸,谢霁亲自给她安排了活干。

  给他整理书房,还有研磨。

  谢霁十七岁之前都生活在俗世里,所以他保留了许多凡尘时的习惯,比如看书还是习惯看纸质书,并且还在使用文房四宝。

  说是整理书房,可是林见月很清楚谢霁放置书籍时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他会把文书信件和书卷分开放,剑法也得单独放,讲究得不行。

  这种情况下,她不可能随便改变放置顺序,更何况他的书房根本就不乱。

  另外便是研磨,谢霁一天可能都写不了一封文书,又怎么会让她时时刻刻都站在桌边研磨?

  林见月也跟谢霁说了这一点,谢霁却看着她微微压低了眉梢,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放置书卷有自己的规矩?”

  这话一出,林见月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她实在没想到谢霁会在这里挑出问题。她愣愣地看了谢霁半晌,强装镇定道:“我大胆猜测的,因为大师兄也是这样。”

  “纪云尘?”谢霁反问。

  “对。”林见月应道。

  “你也去过他的书房?”

  在深夜潭刚住了一个月,林见月当然没去过。就算真的要说去了,那也是三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深以为这是事实,林见月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道:“去过。”

  她刚学习心法那阵,有自己不能理解的问题都是去问纪云尘,一般都是去对方的书房。毕竟那时候的谢霁住在华庭,距离深夜潭还是有一段距离,她不愿意跑。

  谢霁面上带上一丝看不透的神色,但也很快恢复了,他不再去追问与纪云尘和书房有关的问题,只道:“不需要整理书房和研磨的时候,你可以随便找些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