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前跟死对头告白了

作者:

仙尊醉酒(1/6)

  送走了纪云尘,林见月快步回了甘霖殿,却未在殿内看到谢霁。

  “仙尊,走了吗?”她在殿内走了一大圈都没见到谢霁的身影,只好又离开。走出甘霖殿,她直接在殿外的台阶上坐下,有些苦恼地拍了拍后脑勺。

  “就顾着闹脾气了,你这傻子。”她有些无力地责骂自己,觉得自己就是被谢霁一时的温和冲昏了脑袋,四五八六都分不清了。

  烦恼了好一会儿,她双手托着脑袋看向已经沉入西山的落日,天边的云都被染成了暖金色,但她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应该道歉……”林见月小声呢喃。

  现在冷静下来细细思索,谢霁从未做错什么,自己昨天冲动地脱口而出也确实问得太逾越了。自己根本没有资格知道,谢霁也没有义务告诉自己。

  思维方式一向很奇怪的林见月已然陷入了自己给自己造出的迷宫,一个劲儿地反思自己,想着怎么跟谢霁道歉。

  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最开始只是关心则乱,因为谢霁不爱惜身体才会生气。

  太阳完全沉入西边,最后一点夕阳也渐渐消失,原本暖金色的层云慢慢褪去金色,重新恢复成暗沉地灰色。

  林见月还坐着台阶上,看着天边的颜色变化久久不能回神。

  谢霁有晚练的习惯吗?

  答案是没有,以往这个时间谢霁都还在温书,总之鲜少出门了。

  那谢霁去找朋友了吗?

  应该也不是,因为谢霁根本没有交心的朋友。要放在往常,林见月或许会给自己撑大脸,勉强充当起谢霁的知心朋友。

  至于其他人,在谢霁看来不过是同门,不过是泛泛之交,远远不足以谢霁主动去找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