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夫郎

作者:

表白(1/6)

  但是,黎荞低估了他此时的身价。

  昨天傍晚,随着黎谷、郑屠户这五家的麦镰出现,麦镰的热度更高了。
  与这五家关系近的人家,纷纷找上这五家测试麦镰的性能,毕竟一个都五百文呢,越慎重越好。
  要狠狠测试,用各种姿势测试!

  经过一天的测试,乡亲们没发现麦镰有毛病,这确实是割麦神器。
  于是,自然而然的,人们的话题从麦镰延伸到了黎荞身上。
  短短几日,黎荞不仅展示了他的脑子和财力,还有踏实能干这些美德。
  哪怕现在还欠着赌债,但前途无限这个标签,已经被他牢牢抓在手里了!

  所以,哪怕此时黎荞关了院门进了厨房,陆陆续续的依旧有人来找他。
  有些单纯是想给他做媒。
  有些则是给他送些蔬菜。

  但不管是哪种目的,这些人一进院子,立马就闻到了一股好闻的甜香味,有些类似过年时才吃的炸糖糕,但明显比她们炸出来的好吃!
  这具体是什么东西?

  面对乡亲们的好奇追问,黎荞只能解释,这是他想出来的一种吃食,明天去县城售卖。
  他准备的原料太少,所以此时不能拿出来供人品尝。

  这些人闻言,摆了摆手,表示理解。
  这又是油又是糖的,如此贵重,寻常人家谁会拿来待客?

  不过,闻着空气里的香甜味儿,她们的眼神和心里更火热了。
  这黎荞昨日说要寻个长期的营生,今天就真的整上了?
  而且,光是凭着这股味道她们就能断定,这个营生绝对能挣钱!

  从黎荞家里出来之后,她们忍不住向家里人说黎荞整新营生的事儿,于是,今晚三柳村众人的焦点话题依旧在黎荞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