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夫郎

作者:

卖鱼(1/5)

  陶家小院的格局和黎荞家差不多,几间房屋都是土坯房。

  陶竹到家时,他大哥陶树正剔着牙从厨房出来。
  而他大嫂不见踪影,想来是已经睡下了。
  至于他爹,因为身子不好,通常都是天一擦黑就躺床上歇着了。

  陶树瞧见陶竹回来了,懒洋洋的道:“回来啦,锅里留的有饭,快吃吧。”
  “吃完把板车上的麦子卸下来,再脱一百斤的麦粒,前天拿来试验做麦芽糖的麦子发霉了,没法用。”

  “……好。”
  陶竹应下。

  他大嫂喜欢吃甜食,但甜食太贵,他家承担不起,于是他这大哥前段时间就悄悄爬了县城那户会做麦芽糖人家的墙头。
  结果刚冒头只往院子里瞧了一眼就被人家发现了。

  最后,赔给人家二两银子,这才了结。

  但他大哥不死心。
  回到村子之后就开始拿麦子做麦芽糖。
  可他这位大哥只看到人家在淘洗麦子,旁的一概不知,所以连着试验了三次,全都失败。
  他辛辛苦苦大半年种出来的麦子,就这么打了水漂。

  苦笑一声,他将板车停好,准备去洗手吃饭。
  他刚才只吃了一个肉饼,余下的两个藏到了板车上的麦子里,他想让他爹娘也尝一尝肉饼。

  而这时陶老太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见陶树站在院子里,立马道:“树儿,你咋不去睡?做了一天麦芽糖了,不累吗?”

  “这就去了,娘,你也早点睡,麦粒让竹哥儿一个人脱就成。”
  陶树关切的叮嘱道。

  “唉,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的确干不了什么活。”
  陶老太看向了陶竹:“竹哥儿,锅里给你留着饭,你吃了再脱粒,累了就歇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