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你的世界

作者:

要命(1/6)

  嗯,讲得对。
  有的人啊,看着人模人样的,实际上令人发指!

  【行年渐晚:现在忙点事,晚点唠】

  闻i摊进沙发,想了想,还是搬过笔电。
  渐晚君口中的RAW算是全新领域。
  之前一直以为RAW是什么豪门俱乐部,没想过竟然是这样起家的。

  思及此,突然想起来一个细节问题。
  渐晚君上大学的时候,RAW的老板也在大学。
  那么,已知老板二十六,渐晚君的年纪,是不是也是二十六左右?

  悖想这个干嘛。
  打开一个空白文档,开始推翻之前的设定进行大纲重建。
  接下来的几天,次卧的施工进度快了起来。

  因为实在丧失了对对门美男的兴趣,闻i又变回了咸鱼。
  渐晚君似乎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自从那天两人友好地骂完渣男,每天聊天的机会寥寥无几。

  毕竟,夯大纲的过程,是最费神的,闻i自然也就话少多了。
  跟游戏方和小皮开完线上会议,基本上每天最大的活动就是去楼下扔垃圾了。
  当然,就是这项活动,往往也因为闻理太过于勤劳而宣布告终。

  只是这少有的几次出行,倒是碰上过对门好几次。
  做不到无视,却也做不到直视。
  闻i板正着一张脸,尽量站远了些。
  尤其是有一天,还碰上他跟他的亲爱哒从单元门里出来。
  后者笑靥如花地伸手要搂他肩膀,被甩开。

  啧。
  要是瘦子晓得自己头上的青青草原,还能笑得这么欢吗?
  可怜。

  “你邻居是不是对我有偏见?”竹子亦步亦趋跟在男人身后,“她刚刚看我的眼神你瞧见没?”

  “怎么?”

  “就像看一只动物园里被戏耍的可怜猴子。”